法甲

望辰幽幽第三十四章钢铁之心三更

2020-01-29 16:21: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望辰幽幽 第三十四章 钢铁之心(三更)

江望辰还未谢过花幽幽的帮忙,其他冤魂的攻击却已经到来,奇怪的是,这些冤魂皆选择绕开花幽幽,一致地从四面八方向江望辰发起猛攻,花幽幽心中诧异,手中也没停歇,又是一招落英缤纷接一招繁华落尽,将大半冤魂困住,可是冤魂数量之多,单凭她一人也是招架不住,几朵较为娇小的烟缕,灵活地绕开花群,向着江望辰飞去。

“小心。”

花幽幽话音未落,已有烟缕触及江望辰,江望辰一招行军长拳,配合他霸道的拳意,在空气中震出波纹,只是落在烟缕之上,像陷入泥沼一般,毫无动静,只将那飘渺的烟缕轰出一处拳头大小的窟窿,而这窟窿还未过几秒,便很快又被周围的气体重新填满,与起初无异。

江望辰看着自己全力酝酿的一拳,却对这如烟如雾的冤魂造不成半点伤害,神情勃然变色,心中惊骇万分,而那烟缕不等江望辰后撤,竟直接透过他的铠甲,从他的胸膛贯穿而过。

花幽幽大感不妙为时已晚,只能连忙一招花过无影落在江望辰身前,再看江望辰愣在一旁,眼神空洞,好似被摄取了三魂七魄,这冤魂的攻击,虽然对身体毫发无损,但对于心海中的震荡却是难以估计的。

江望辰眼神涣散,目无焦点,却看到了一副奇异而安静的画面,那是一对拴在老榕树下的秋千,秋千上坐着一个孩童,正咧嘴大笑,试着借力将秋千荡到最高。

只是很快场景一转,又变成一个打扮粗糙的农夫,手中持着陌上新开的野花,在凉亭处来回踱步,原来等待一个暗恋许久的人是这种安静而又心底剑拔弩张的紧张。

随着冤魂一次次穿透毫无抵抗之力的江望辰,在他的眼中的画面也一次次变化,昨日的故事要说给谁听,那老妪在旧坟前又添几条高香,那婴儿扑闪着水灵灵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淌血的刀光,那采摘新桑的妇人,在轻声叫酣睡中的儿郎。

一切安静而美好中,又听闻被一遍又一遍地唤着的名字“江望辰?江望辰?”

应着“啪”的一声,只觉得腮边一阵火辣,眼中的空洞开始慢慢回神,终于又恢复了光彩,之前那安详的画面消失,又回到猩红血光映照的密室之中。

惊醒过来的江望辰,只觉得身心疲乏,意识朦胧间,而脸颊上又感觉一阵酸麻,又看到白色烟缕向着自己飞来,连忙后退,只是被自己的脚跟一拌,如断线风筝一般,向后跌撞,右手本能地扶住龙噙血釜分裂开的花瓣,却被锋利的开合处,划出一道血口。眼看那烟缕又要袭来,江望辰无望地再次使出行军长拳,只是脚下虚浮,无法蓄势,使得他这一拳打得绵软无力,连他自己都极为不满。那烟缕如彗星扫空,与相形见绌的这一拳碰撞在一起,江望辰闭上双眼,试图在心间构筑铜墙铁壁,可又知自己从未学过这类心法,就权当作自欺欺人地挣扎抵抗吧。

只是这种毫无意义妄想,好似出乎意料地起了作用,江望辰闭眼许久,再也没有冤魂穿透他的心海,拨动他的心弦,更没有在他的脑海出现不属于他的回忆。江望辰睁开眼睛,看见刚刚向他俯冲的那一缕冤魂,此刻正被正黄色的火焰灼烧吞噬的只剩下头部。冤魂悬浮着看着江望辰,江望辰同样看着冤魂,他在那白色如云的烟缕中,看到了一抹炽烈的微笑。随着微笑而飘摇,化成白色的灰,像秋风里的落叶终要落地,这白色的灰也注定要落入黑色法阵之中。

那白灰一落入法阵,便引起轩然大波,法阵如受大惊,所有墨色的气息沸腾乱窜,不再如之前那般规矩地绕着五芒星格运动。直至那白灰化成星星点点的白光,落在那墨色的气丝上,黑白两色,交融汇合,化成虚无。

花幽幽不明所以,但回忆其血釜中那句“引怨魂反噬,破之。”不正是眼前此景吗。

“我知道怎么破解了,刚才我心中一直冥想着,自己有着钢铁一样坚强的心,这些冤魂就不攻自破了。”一直束手无策的江望辰,终于不用狼狈的挨打,兴奋地说道。

花幽幽向他白了一眼,一眼就看透他那一张兴奋的神情之下,有着一颗极好面子,又不甘示弱的自尊心,道“别高兴的太早,是不是如你说的那样还不一定呢,瞧你那自大的样子。”

而此刻所有的冤魂都停下幽浮,直直地盯着江望辰。又陡然向着他发起群攻,江望辰胸有成竹,口中重复默念:“钢铁之心……”

“呼”,那是冤魂穿过他身体的声音,江望辰难以置信地看着冤魂又一次倘若无物一般,正自由地透过自己的心海,只觉得所有心中的渴望和信念都被掏空一般,留下的只有厌恨和绝望。江望辰心中排斥这种消极的思想,又无力抗拒,只觉得这些感觉似曾相识,当父亲出走时被遗弃的厌世感,在母亲病故时,对现世的无力感,在二哥背叛,大哥生死不明时,对人生和友谊的怀疑,所有的情绪全部浮现心中,又反反复复地萦绕着,试图摧毁他的心志。只是那黑暗中,还有一点点的温柔,不肯罢休的温柔。将这些试图将他拉入深渊的所有负面情绪,统统赶走。

那悲伤的,心痛的,怀疑的,很快地就被温柔融化,留在心中的,不仅有那昨日的回忆,还有点点滴滴的温暖,是自由的,是开阔的。

江望辰幡然醒悟,所有心中的困顿都烟消云散,再看眼前的烟缕,一定是再一次被自己钢铁之心摧毁,心中得意忘形惊喜,嘴间不免露出笑意。

“你个大笨蛋,还在那傻笑什么,赶紧用你那只受伤的手,攻击他们。”花幽幽急得向站在身边像个白痴一样憨笑的江望辰咆哮着。

“拳头对他们是没有用的,只有钢铁之心才……”江望辰反驳一半便被打住。

“别再钢什么铁了,赶紧按我说的做。”花幽幽急地嚷嚷道,心中怒骂,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

江望辰嘴中极为不满地“哦”了声,还是按照花幽幽的说法做着,哎呀,别说,这效果还真和他的钢铁之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江望辰一套行军长拳下来,冤魂散尽大半,花幽幽没有了顾虑,便专心地吟唱花语,那冤魂灼烧而成的白灰,在花语的引导下,化作一道流光溢彩,照得密室一片光亮,浓郁的血腥味也渐渐消失,久违的柔和在密室之中缓缓化开。

“你怎么知道除了我强大的钢铁之心外,这受伤的右手也能起作用呢。”江望辰又是一拳击碎了两朵烟缕。

“别什么破钢铁了,我想应该是你受伤的手上,有你的血液。就在你第二轮被冤魂腐蚀心志时,你自己疯狂挣扎,你的右手不小心碰到了冤魂,便将那冤魂引燃,所以我才这么觉得。”

“难道真不是我钢铁之心和坚强的意志吗?”江望辰对于误打误撞仍不确定,道:“你说这些冤魂,真不知道是怎么想得,明知我这右手你将他们灰飞烟灭,还一个劲的只管往这个方向冲。”

“或许这本就是他们最后的所求,也是他们最后的归宿吧。”花幽幽将花语又沉重地吟唱一遍。

听了此话,江望辰坚强的钢铁之心,顿时五味杂陈,下手欲要留情,可那剩余的为数不多的冤魂却并未减弱攻势,反而更执着不放地向他攻来。

待最后一朵烟缕在江望辰的长拳下,幻化成白光白点,江望辰收起拳脚,看着它们在花语的作用下,汇聚于那道白光之中。白光鲜活明亮,不再滋生戾气和怨念,在密室之中,宛若萤火微光,犹如繁星点点。

再看那法阵,腹背受敌,刚刚被其压制住的紫色气团又开始蠢蠢欲动,乘机再向法阵发起反抗,而白光则更为直接地倾覆而入,与法阵之上的黑气直接碰撞,终于在这一刻,迎来了等待了许久的回击,那狂热而炽烈的白光,再也不会选择退缩,更不会选择服从,我的命运始终要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就算我没有钢铁之心,我仍是自己的主宰。

沽源县医院
莒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青岛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锦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