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职业超级英雄 第四百零一章 殊荣与哀荣

2019-10-12 20:1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业超级英雄 第四百零一章 殊荣与哀荣

参事官(日语):“你跟那帮只会坐在会议室里搞批示的大老爷们啰嗦些什么。事件不是在会议室发生的!是在现场发生的!!(事件は会议室で起きてんじゃない!现场で起きてんだ!!)”

室町警视(日语):“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教。”——挂断

参事官(日语):“最好如此,被上面胡乱批示搞得误入歧途、进入死胡同的案子不要太多。”——继续奚落

室町警视(日语):“药师寺警视。”——严肃

参事官(日语):“干嘛?”

室町警视(日语):“警视总监有项紧急任务要交派给你。”——传达命令

参事官(日语):“什么任务?”

室町警视(日语):“护送遗体归国。”

参事官(日语):“他要把我撵回国去?”

室町警视(日语):“怎么是撵回国去,警视总监是想授以你殊荣。。。”

参事官(日语):“行了,行了,你不用替警视总监说好话,我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死者为大,这项任务我根本无法拒绝。。。(被算计,忿忿不平)我原先的任务呢?”

室町警视(日语):“由我接手。”

参事官(日语):“次坏的人选。”

室町警视(日语):“嗯,是比原来的要好一些。”

参事官(日语):“(欲反讥)。。。算了,看在你替我接下‘烫手山芋’的份上,让你逞逞口舌之快。”——忍住

室町警视(日语):“呦?你认输了?”

参事官(日语):“你别高兴,这件案子真的是个‘烫手山芋’,你得多加留神,稍有不慎便会背上黑锅。”——忠告

室町警视(日语):“我懂得,谢谢。”

与此同时,北非帝国东部边境城市——卡什马尔,搭载高登一行人的专机在城郊的军民两用机场安全降落

雌虎:“谢天谢地,总算是平安抵达了。”——迫不及待,第一个下机

巴顿:“(紧随其后)是啊,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使劲跺了跺地面

雷诺:“。。。”——什么话也没说,下跪亲吻土地

埃提尼·勒博:“好了,大伙,机场是公共场所,即便一路上磕磕碰碰很辛苦,下了飞机也不要过于松懈、散漫。。。”——劝导三人注意自身形象,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威廉(天启化):“(全部看在眼里)。。。他们四个都是你挖掘出来的?”

高登:“不,只有勉强算是。”——身处敌营,谨慎行事,以“假名”称呼

小威廉(天启化):“我就说嘛,凭你的眼光,挑选的人不至于差到那种份上。”——同样注重细节,暂时弃用“朕”自称

高登:“差?你认为他们三个不靠谱?”

小威廉(天启化):“这不是明摆的吗?”

高登:“他们以前可不是这样,都是优秀的人才。”

小威廉(天启化):“你别为他们缓颊了。”

高登:“我是实话实说。”

小威廉(天启化):“那他们现在怎么都蜕变成了逗比?”

高登:“因为他们三个真正成为了我的同伴。”

小威廉(天启化):“哈?这是什么逻辑?”

高登:“很好理解啊。漫画、小说里,早期与主角敌对的角色在主角的感召下,转化为「正义的味方」、加入主角一方的阵营之后,多数会朝向搞笑角色转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小威廉(天启化):“呿,现实可不是漫画小说。。。(见两队军人正朝专机方向走来)冲咱们来的?”——紧张

高登:“应该。。。(转头)不是吧?”——以迷茫的眼神询问扎坦娜

扎坦娜:“(刚刚走出机门)当然不是,我计划得很周。。。”——说着忽然将头扭向一边、跑到高登身后,似在躲避什么

高登:“怎么了?”

扎坦娜:“出现「突发状况」。”——低声

高登:“啊?”

扎坦娜:“队伍里有个老熟人。”——低声

高登:“老熟人。。。(审视)哪个?”——均感面生

扎坦娜:“右列,第一个,高级军官。”——低声

高登:“那个中校?”

扎坦娜:“对。”——低声

高登:“(不认识)。。。是谁?”

扎坦娜:“肖黑王。”——低声

高登:“塞巴斯蒂安·肖?”

扎坦娜:“嘘,小点声,肖黑王的耳朵很灵。”——低声

塞巴斯蒂安·肖:“。。。”——果然瞅向高登这边

高登:“(正当不知如何是好时,远处一队黑车驶进机场)。。。”——立刻搞懂这支队伍的性质,赶紧脱帽(遮阳帽)、肃立

扎坦娜:“你干什么?”——低声

高登:“先别问为什么,赶快学我,立正站好。。。(对小威廉)你也是!”——低声

小威廉(天启化):“哦。。。”——照做

塞巴斯蒂安·肖:“(转回头,目视前方)。。。立定。。。向左向右转。”——口令指挥

军人们:“(依命行事)。。。”——整齐划一,分列道路两侧

黑车队开始打双闪、减速行驶

塞巴斯蒂安·肖:“全体,注意。。。(立正)敬礼!”——冲车队慢动作敬礼(最高军礼)

军人们:“(行军礼)。。。”——目送黑车队缓缓驶过

塞巴斯蒂安·肖:“(待灵车队通过)

。。。礼毕!”——带队过去帮忙

军人们:“。。。”——将棺材卸下,搬进军用运输机里

雷宵古:“军方的礼宾队?”——步出机门

高登:“嗯,他们要护送战友的遗体回国。”

扎坦娜:“真t晦气。”——脸色阴沉,眉头紧锁

小威廉(天启化):“妖女你胡扯什么,明明是个吉兆!”——不乐意

高登:“哎呀,你们俩有完没完,这种唯心的事就不要再争了。”——不耐烦,强行中止二人“斗嘴”

我(画外音):“唯心?没这么简单吧?老家伙你别忘了,他们俩可都是巫师,预卜凶吉祸福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呀。”

抚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宁波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咸阳整形美容费用
抚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宁波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