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邪恶乃秩序所授第六十章黑暗

2020-01-29 10:0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恶乃秩序所授 第六十章 黑暗

罗德尼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嘴唇,可是在黑暗的包裹中,他连脸部肌肉都没法动弹一下,来自黑暗的压力就像把他压在一个量身定制的罐头中,没有丝毫的空间留给他活动。

“很有意思吧,罗德尼总管。”阿诺德抬起手,将断指对准了罗德尼的双眼,“黑暗是不可知的存在,你根本无法知晓,在黑暗中到底有什么等着你。”

罗德尼没有办法开口,甚至连表情的变化都做不到。

“那么,现在我是否该给您还礼,作为您把我打得这么狼狈的……回敬呢?”

阿诺德的眼神中泛着凶厉的光,在无力反抗时,他可以容许自己卑微,但在角色转换之后,他会让所有人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把我的手指都削断了,这可是很痛的。”

断指处的疼痛依旧在刺激着阿诺德的神经,但是阿诺德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或许,这样的痛苦现在对他而言已经是一种愉悦,因为他马上就可以把更甚于此的痛楚返还给对他施加痛苦的人。

“你想让我先扣出你的左眼来……”阿诺德断指旁还完好的食指对着罗德尼的眼睛比划了一下,“还是先扣出右眼?”

罗德尼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是默认……”阿诺德裂开了嘴,露出了残忍且诡异的笑容,“默认你是让我把你的两只眼睛都抠出来喽!”

阿诺德的手指缓缓伸过去,而罗德尼的眼珠都没有动弹一下。

“我会很享受这一刻的。”阿诺德喃喃的说道,他现在的表情似乎有些迷醉,或者说,他开始有些混淆自己和恶魔的区别了。

就在阿诺德准备下手时,罗德尼的喉咙中突然发出了一声含糊的大喝,紧接着他的手臂上发出黑魔法的光辉,扭曲的魔力冲破了阿诺德对他的束缚,尽管黑暗中的绳索马上就重新去填补漏洞,但罗德尼还是借着这个极为短暂的机会,脱出身来,离开了街角的暗影。

他迅速退到了街灯下,虽然街灯很黯淡,但是那些潜藏于黑暗中的触手却无法继续向前了。

阿诺德恍惚了一下,刚才罗德尼手臂上的魔法阵亮起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神,等罗德尼退回到街灯下时,他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的阿诺德用手撑着额头,似乎脑袋有些混乱。

“刚才的状态……彼列这个混蛋!”阿诺德回忆着自己刚才那种和以往的自我截然不同的感觉,很快就明白这是彼列给予他力量的副作用。

“果然,是彼列的力量吗。”罗德尼抱着自己的左臂,在衣袖下,泛着黑色魔法光芒的魔法阵正闪动着自己的光辉,“那种可以操纵黑暗这种概念……或者说黑暗这种物质的力量,确实,除了那位黑暗军团的主人,再没有一个恶魔大君可以做到。”

罗德尼抬起头,警惕的盯着阿诺德。

“你居然是彼列的眷者?”

“呵,你在惊讶什么?”阿诺德依旧捂着额头,手掌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孔,但是露出来的那一只眼睛中,却依旧残留着恶魔的混乱状态,“你自己不也是玛纳勃朗西的走狗吗?怎么,难道面对一位真正恶魔的眷者,你就开始畏首畏尾了吗?”

罗德尼皱了皱眉头,他不在意阿诺德的挑衅,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彼列和路比冈德的死,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

见罗德尼在思考,阿诺德悄悄瞥了一眼黑暗中的触手,然后突然的发动了偷袭。

罗德尼头也没抬,继续保持着思考的姿势,只是随意的挥了两下手,就挡开了阿诺德的偷袭。

“一离开阴影,进入光线下,你的力量就会被削弱。”罗德尼瞄了一眼地面,虽然他刚才打落了两道黑色的、不知是触手还是飞刀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落到地上后就全无了影踪。

“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罗德尼缓缓迈开了步伐,走向阿诺德。不过,这一回他可没有再小视阿诺德了。

“只要有光,黑暗必会被驱散。”

“这可不是你一个邪教徒该说的话。”阿诺德倚在角落里,冷眼看着正朝他走过来的罗德尼,“你除了伏身于黑暗,还有别的未来吗?”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来断定我的未来。”罗德尼抬起手,突然一甩手腕,带着黑芒的手臂卷起一道黑色的霹雳,将身后的路灯劈坏。

“就让火焰……”罗德尼眼神决绝的盯着阿诺德,“来净化一切!”

被罗德尼劈坏的街灯摔在地上,街灯里的魔力水晶泄露出来,在受到外部魔力干涉的情况下,魔力水晶的立刻不稳定了起来,没过几秒,魔力便爆发开来,引起了一场爆炸。

爆炸导致的爆风在这并不宽阔的街道上制造了强力的气压,阿诺德也一时被着风压给制住,连头都很难抬起来。不过,罗德尼毁坏路灯的目的自然不仅在于此,魔力的紊乱导致了着周边的元素失衡,尤其是在弗塔根城,不论是黑石峰带来的极度浓郁的火元素,还是本身就是为了照明而制造的魔力水晶,都注定了一场大火在所难免。

火焰迸发开来,那些带着高温的火星一触碰到青铜区这些老旧的房屋,就像是遇到了干柴一般剧烈燃烧了起来,凶猛的火势也带来了刺眼的火光,一时间,周边的黑暗被驱散,阿诺德控制的黑色物质无所遁形。

“你居然想用拉格瑞斯的力量来战胜我?”阿诺德用手肘撑着墙壁,勉强站立起来,“火元素领主最憎恨的,就是你这些吵扰祂休眠的黑羊会教徒了,想用火焰来对付我,你就不怕自己先被着烈火给烧成灰烬?”

“黑石宫的那场大火都没能把我怎么样,这些小小的火苗,又能如何呢?”罗德尼立在火场中,周围的火光使得他脚下都没有阴影的容身之处,而且,他左臂上的黑芒也在他身边形成了一道屏障,保证自己不被火焰伤到。

“那就来试试吧。”阿诺德抚着墙,一步一步从角落里走出来,“不要太小看黑暗了,那种东西,无处不在。”

罗德尼没有理会阿诺德的挑衅,他紧了紧拳头,然后猛地一蹬脚,携着火焰的余炙,朝阿诺德发达了攻势。

周边都是火焰,可以给阿诺德提供力量的阴影已经不多了,尽管罗德尼冲上来致使他脱离了火焰圈,脚下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可是这种程度完全不够让阿诺德再制造出刚才那种可以把罗德尼彻底困住的陷阱。

“就让路比冈德大人的怨念……”罗德尼高举起带着火焰的拳头,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认真的杀意,“在此终结吧!”

罗德尼的拳头打穿了阿诺德的胸膛,在阿诺德的胸口开了个窟窿。

阿诺德的嘴角溢出了鲜血,但同时,他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了?不,我是一个没有心脏的可怜人。”阿诺德趁着罗德尼的手陷在自己胸膛里的机会,驱动着罗德尼脚下的黑暗,开始攀上罗德尼的身躯,如同藤蔓一般把罗德尼层层包住。

“难怪马南上一次杀不死你。”罗德尼立刻抽出手,同时向后跃去,打算和那些黑暗触手拉开距离。但是,阿诺德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撤开,黑暗的触手抓住了他的脚,试图把罗德尼拉回来,在罗德尼背着光的情况下,他一时还真的没有办法对付阿诺德的黑暗触手。

罗德尼伸出左臂,去抓握那些黑暗触手,他左臂上的黑芒似乎带着特别的威力,即使是来自于彼列赐予的力量,在面对那种黑芒时也不得不退散。

“真是烦人的家伙。”罗德尼被阿诺德纠缠着,他只能疲于应付那些黑暗触手,没有办法再去发动进攻了。

“你就这样,一步步的,沦亡在黑暗之中吧。”

阿诺德捂着胸口,巨大的创口正在慢慢恢复,这已经不是人类身体能够做到的事情了,显然,彼列对于阿诺德的改造已经深入了阿诺德的身躯。

罗德尼扯开绑着他脚踝的触手,左臂上的黑芒如同无比锋利的刀刃,那些黑暗触手只要碰到它就会立刻被切断。而印刻在罗德尼手臂上的魔法阵光辉也更加耀眼,似乎那个魔法阵有着特别的威力。

阿诺德仔细的盯着罗德尼手臂上的魔法阵,他猛地一挥手,然后便有好几条触手从罗德尼脚下的阴影中钻出,冲着他手臂上的魔法阵刺去。但是,手臂周边的黑芒就如同固若金汤的城池,防守得滴水不漏,阿诺德的攻击完全没有效果。

“看起来没办法在这里分出胜负了,即使我是如此渴望你的头颅。”罗德尼再度跃回到火场中,借着火光,退散了那些黑暗触手,“阿诺德·斯凡·费格拉夫,不论是路比冈德大人的仇恨,还是黑羊会的耻辱,这个账,我都会记在你头上的。”

“如果你真的这么记恨我,那么现在就来取走我的脑袋吧。”阿诺德一瘸一拐的走上前,胸口有着一个窟窿的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怪物,不仅是外表上的,连他的内在似乎都被恶魔腐蚀着。

“韦布·罗德尼,你可不要指望我会有任何的怜悯,我是不会放过黑羊会的,一个人都不会放过。这并不是因为我仇视你们,而是因为我们站到了敌对的立场上,所以我必须消灭你们,仅此而已。所以,这是最简单、最单纯的动机和杀意,你无法避免,这场生死也无法调和。”

“说的真是好啊,因为是不带个人色彩的立场敌对,所以我们都不会寻求和解。”罗德尼退入火焰之中,身影逐渐被火光给覆盖,“那么,同样的,我也不会留情。就尽情享受你往后的每一天吧,因为你生命中剩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受到我们黑羊会的威胁,每一个时刻,都有可能成为你的死期。”

罗德尼的声音回响在火场中,渐渐平复,渐渐消失,只余阿诺德独自立在火焰前,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

河北大学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专治银屑病哪家好
秦皇岛牛皮癣治疗方法
江门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