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逆三国转 一〇八——不安

2019-10-12 23:17: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三国转 一〇八——不安

“这……”

贯中战马呼啸而过的那堆积如山的尸体,足以让生活在和平年代未曾目睹如此惨状的自己感到一阵不寒而栗的震慑。

“主公!!!”

“啊,贯中兄弟,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我没有关系,主公。”

贯中的头左右摇摆,却找不到最期望看到的那个人,多少让失落攀附上了自己刚才还有那么一点亢奋的情绪。他还依稀记得,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分析,这场战斗都该是一场大捷,正愁着自己刚刚找回的能力没有用武之地。

“主公,貂蝉姑娘去哪里了?”

“貂蝉姑娘说曹操在里面,要进去捉拿曹操。”

“好的,我知道了。”

贯中策动座下战马驱驰而入,仿佛就为了跟随董卓、吕布等人的脚步,去寻找那极具**的“擒贼先擒王”的美味果实。

“贯中兄弟也是的,现在张口闭口都是貂蝉……”

“三弟,其实这很正常。”

刘备本来想说换做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以貂蝉的性命为优先,正是怜香惜玉,不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皇帝放之之后的历史也大有人在。只是这样的事情不便过于直白地透个明白,于是话还未到嘴边就直接哽在喉咙之中强行咽了下去。

——千万不要受伤啊,貂蝉。

贯中的心底,多少也应该意识到一种对异性的重视和关注之情。而这种感觉,正是很久之前他在校园内产生的那一系列对于媛的隐隐若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

“曹贼,不要躲躲藏藏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

吕布循着士兵的指示来到了徐州太守的府邸,却不知他和貂蝉一起中了曹操的陷阱,不得已扮演起了诱敌深入中猎物的角色。

“恩,这个味道是……”

倒在地上的那个黑影,换做是他人就算凑近也无法将他的真实身份猜测个大概,而对这个背影习以为常的吕布来说,就算光线的亮度严重不足,他都可以透过身体各个细胞的震颤来察觉到周围气氛所暗示的凶兆。

“义父!!!”

“你的义父已经死了。”

吕布刚想道出死者的身份,却被黑暗之中的另一个身影抢了先。

“竟然不是曹操!曹操在哪里?”

“丞相早就不在此处了,只怪你们的计略太过于肤浅,只可以骗骗不懂计谋运用的下三滥之辈。”

“哼,既然你的丞相都已经走了,你又为什么呆在这里,何不在远处悠悠地喝着小酒,看着我们自己的军队自相残杀呢?”

“哦,是个好主意,可惜我太笨了,没想到。”

对方的口气中,散发着浓厚的鄙夷。

“名字……”

“什么?”

“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吕布又怎么知道谁是我的杀父仇人呢?”

“哈哈哈哈…………我当你要问什么,竟是这种无聊的问题。你为何不想想,对我来说,只需要知道你是吕布就可以了。因为,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早已决定……”

武器与武器碰撞的声响,由于一方的措手不及而和悦耳动听擦肩而过。

“哦?这么急着搞偷袭吗,想不到被人称之为天下第一的猛将吕布,也只是靠偷袭来维系自己胜率的无耻之辈吗?”

“名字……如果你执意不肯说的话……”

两个人借着下一次武器碰撞之力往后退了数步。

“不肯说的话,又怎么着?”

“我就留你一条活命,但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真是被小看了呢……我夏侯惇,在你吕布眼中只是一个无名下将而已吧。”

夏侯惇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借着月光划出一道毫无美感的弧线,吕布举起方天画戟迎个正着,只是留在手腕中的震颤却比以往遇到的任何对手所给予的都要强烈。

“啊……”

这一声叫得很轻,却在吕布以往的战斗履历中鲜有耳闻,若非推开对手的力气超出了平时的那份轻松自如,吕布尚未需要这样的推波助澜增长自己的声势。

“闶……闶……闶……闶”

夏侯惇肆意地挥动着手中的大刀,见吕布只是疲于防守,他显然意识到了对方在刻意保留实力。

——论气力和挥刀的干脆果断,这个人的实力绝对可以在当今天下所有的武将之中占得一席之地,但是……

突然,夏侯惇手中的大刀被方天画戟一阵猛力地弹开,月光之下那张粗犷的猛将之脸惊讶地凝视着低头蓄势而发的对手,一小撮毛发由于这样的一次斩击而在大气中无奈地漂浮着。

——开始进攻了吗?

夏侯惇的右手奋力地抓住了刀把,继续让武器碰撞的清脆回荡在喧嚣的夜晚之下,但仅这一片区域而言,那只是唯一的嘈杂。

他拼了命地跑,躲避着充斥着杀人如麻的刀光剑影。

“一觉醒来,竟然会是如此的光景。”

寄宿于李儒的麦卡洛本就不精通任何防身之道,加之自己近几日一直沉溺于队长拉斯塔之死而面色苍白,假借自己身体不佳卧床不起,那样的颓废就连想象也可以在纸上描画出来。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果在这里失去寄宿体的话……”

远处传来了一阵兵刃的声响,惊得处在阴影之中的麦卡洛几乎跳将而起,他的额头由于奔波的间间断断和担心生命安危的恐惧而被汗水彻底地洗礼了一番,就连掌心也遭遇了池鱼的不幸被波及。

“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吧。”

他真想就这样呆在这条狭窄的通道中等到天亮,可又担心一觉醒来已被战火蔓延,如果只是戳几个窟窿那还算不幸中的万幸,要是一阵大火把身体烧个精光就是连辱骂自己倒霉的资格都失去的惨淡退场。

——不管这些了,继续逃命吧。

麦卡洛踩着脚步的节奏和心跳声几乎同调,只是这一段小跑,终于让自己之前安然无事的记录作古。

“代号68的麦卡洛,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麦卡洛虽在黑暗中无法直接在视膜上投射出发出此等询问来源的身形轮廓,然微弱的光线扮演着最后的救兵,让此人最被人熟知的特征刻印在视线范围之内。

那是额头上……倒写的7。

“你是狩猎团……7番队队长——斯卡迪。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身份?”

“我听阿奎斯提起过你,怎么样,能不能告诉我你的那位同伴皮科特去哪了?”

“我和他,好久没联系了。”

“哦,是这样啊……”

斯卡迪忽地朝麦卡洛的门面就是一拳,麦卡洛本就身体柔弱,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更是毫不费力地掀翻在地,好在斯卡迪本也不是什么擅于作战的猛将,不然这样的攻击足以致麦卡洛于寻找下一家寄宿体的尴尬境地。

“你……这是想干啥?”

“我在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同伴,你会不知道他的下落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必要欺骗你。”

“哎,那算了……”

麦卡洛本以为对方总算不再纠缠,谁知这句话的后半句并不如自己所想。

“我就了结了你吧。”

一瞬间,麦卡洛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任凭那个奸笑甩手的身形逼近连颤抖都无力的自己。

“你不要怪我,这是阿奎斯给我的指令。”

他紧紧地用手掌包覆着麦卡洛的额头,只是并不具备一掌捏碎的蛮劲,而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准备将其用力朝地面猛撞而去。

就在麦卡洛闭上眼睛只等寄宿体死亡的那一刻,也就在那张充满恶意之笑的脸扭曲到完全状态之前,斯卡迪的右手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几近粉碎了骨骼,痛得自己急忙缩回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必杀,被迫远离麦卡洛退了几步。

“看来……你是阿奎斯的爪牙吗?”

“说曹操……曹操就出现了。”

斯卡迪大喘着气,左手不断地摩挲着右手的受伤处。他深知刚才的那次攻击若不是自己鸿运高照,早就和独臂大侠的新身份签了合约。

“麦卡洛,好久不见了,不过现在我没时间和你叙旧,先留给我一点时间把这个眼前的家伙给解决了。”

麦卡洛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一味地点头。

——不妙,论拼武力的话,我会被这个小子干掉……

正这么想着,皮科特的手掌一把托住了斯卡迪的左右两颊,挤压着面颊骨咯吱作响,几近碎裂。

“我本想留你一条活命让你告诉阿奎斯,我迟早会去找他报一箭之仇的。只不过,我现在没这个兴趣了。”

——饶命,断然不可行。也就只剩下我的杀招——心灵蛊惑汤了。

皮科特抬起空闲之中的左手,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将手作为利器插入他人的心脏也不成问题。

“你…………怎么回事?想做什么?”

皮科特张大了眼睛,等待弦响而顺势窜出的左手竟忍不住左右抖动起来。

“你想杀了我么?皮科特?你难道忘了我是谁了吗?”

没有错,那个本该死去的男子,此刻正和自己说着话,俨然一副之前只是装死的假象。

“拉斯塔队长……你真的还活着吗?”

皮科特放弃了寄予右手之上的那股蛮劲

,释放了足够给斯卡迪又一次顺畅呼吸的大片空间。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网上挂号
北京华博医院怎么坐车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华博医院坐车怎么去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好挂号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