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刘晓农重说贺子珍婚姻内情

2019-12-09 20:2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晓农:重说贺子珍婚姻内情

与贺子珍于1928年5月底,结缘于井冈山的象山庵,此为不可否认的史实。如何看待毛贺二人的这桩婚姻笔者从事井冈山斗争史资料工作的40余年之中,于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接触到了六七位对毛贺婚姻的当事人或知情人,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不少史料。他们是: 龙灵,女

,江西永新人,比贺子珍小一岁,两人是同学、好友。贺子珍于1951年后多次回到江西南昌,两次将龙灵接去,2人同睡一床,共叙旧事。龙灵晚年生活在宁冈县鹅岭乡黄石村,1983年去世。 刘克犹,井冈山市大陇镇乔林村人。井冈山斗争时期任宁冈县委组织部长,与极其熟悉。1965年5月22日,重上井冈山,站在黄洋界眺望群山,忽然问: 这底下有个叫刘克犹的,还在吗 而东北籍南下干部的县委书记根本不知道此人,摇头说 不在了 。听后长叹一口气。当年被划为 4类分子 的刘克犹,于1982年去世。笔者曾采访过刘十余次,与之在饭店办 学习班 一同起居生活了3天。 谢梅香,女,袁文才遗孀。谢梅香与贺子珍非常熟悉,当年两人经常同睡一床,后来贺子珍与结婚,就不在一起了。谢大姐于上世纪80年代初去世。去世前神志清晰,记忆力亦较强,为文物部门留下了大量口述资料。因谢梅香与笔者奶奶 宁冈婆婆 是至交的原委(在湘赣边界名气很大,红白两边都走得起,类似阿庆嫂式的人物),老大姐对笔者独有一种感情,为此讲叙了许多事情。 苏兰春,井冈山市荷花乡大仓(即与袁文才会见的大仓)人,当年为宁冈中学学生中的活跃分子,与袁文才很熟。井冈山斗争时期任宁冈县古城区工农兵文书,后任东南特区团委书记。历史上无任何政治问题,建国后为老苏区干部,在县民政局工作。苏有中学文化,性格开朗,记忆力强。当年在 宁冈婆婆 家时常出入,由于这个缘由,对笔者感情甚好,笔者常常去他那里聊谈。苏老于1979年去世。 谢富生,茅坪洋桥湖人,与袁文才家马源坑相隔不到1里。谢比袁文才小5岁,当年参加乡赤卫队。由于相隔得近,袁文才在洋桥湖住过很长时间,谢富生对相关的事情较为清楚。1969年起,谢富生被聘为洋桥湖毛主席旧居管理员,笔者多次到他家进行采访。谢老于1978年离世。 张桂庭,象山庵附近的坪上山人,1928年时13岁,参加乡少年队。因家里离象山庵只2里路,时常到古庵来玩儿。贺子珍在古庵举行婚仪这天,张桂庭也随着别人在场,还吃了贺子珍发给的油果子。张桂庭从1967年起,一直在原宁冈县 井冈山会师纪念馆 工作,在茅坪担负讲解员,1993去世。 笔者在工作中还较多地接触了黄国安、刘义龙、刘桂生、黄应阶等红4军32团的老战士,他们对毛贺婚姻也了解一些事情。 基于对史料的掌握,笔者对这一史题构成了自己的观点,于1985年发表了《第二次婚姻内情》、《井冈情缘》等文章。随着后来又发掘到吴福寿替赴长沙找过杨开慧的资料,笔者对毛贺婚姻的内情有了更为充实的史料根据。于此重新将毛贺婚姻的内情详述于下。 山大王 袁文才、王佐合力保媒,为着革命的利益感到难以推却 讲清贺子珍婚姻的由来,还得从袁文才与贺子珍的友谊说起。 贺子珍是1927年7月随永新县委的100多人来到茅坪的

。同年9月上旬,刘真、贺敏学带大部分人返回永新,贺子珍和一些体弱患病的留在步云山。18岁的姑娘,恰是光彩照人的青春年华。贺子珍长有一副鹅蛋形脸庞,一双明眸清澈如水,两端的眉毛就像用淡墨描画过,整个身姿及五官匀称娟秀。袁文才对这个才貌双全的姑娘分外照顾,安排在洋桥湖同住一栋大房子。贺子珍并无大家闺秀的矜持娇气,又没有小家碧玉的羞涩腼腆,与袁文才谈吐相投,极为融洽。而袁文才不曾料到,时间稍久,这种与贺子珍纯洁交往的情感,竟使另一个女子心生嫉妒,不时地晃出醋水来。 这女子叫陈白英,原是江西省南康县县长张子阳的宠妾。张数年前病故,她回到宁冈,在新城认识了下山 就抚 的保卫团团总袁文才。陈白英二十六七岁年纪,长得颇有姿色,还有些许文化,又在官府生活了多年

,尚有见识。特别乡村女子不可相比的是,这个女子善于揣摸男人的心理,因此得到袁文才的钟爱。 不料,陈白英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

,她生怕袁文才恋上别的女人而抛弃自己,便使出防患于未然的一手,欲阻止袁文才与贺子珍的交往。开初撒娇弄乖,后来发展到在贺子珍面前指桑骂槐,恶言粗语。 那是12月上旬的一天。王佐自茨坪赶来,袁文才传令备办酒席,叫来李筱甫、谢角铭、贺子珍等人作陪。众人正在喝酒叙话,早就对贺子珍看不顺眼的陈白英醋劲发作,借故对贺骂骂咧咧。袁文才大为恼火,声色俱厉地呵斥陈氏。陈白英无所收敛,反而撒起泼起来,要赶贺出门。袁文才怒不可遏地掴了她一个耳光。王佐也指责陈白英,安慰了气得眼里泪水打转的贺子珍。 这天晚上,袁王同睡一床,共商事情。王佐此番来之目的,是向老庚(同龄人之间的亲密称呼,湘赣一带的称谓)讨主意的。自从秋收暴动的队伍上到井冈山后,王佐一直以犹疑的目光注视着这支队伍。他在多年的绿林生涯中吃亏太多,养成了多疑的性格,不可能像袁文才那样,旗帜鲜明地欢迎,而是保持了若即若离的态度。前些日子,找人给王佐带信,说要派一个党代表到他的队伍上。王佐对此拿不定主意,特来找袁文才计议。 袁文才固然劝说王佐应该接受的党代表,他说: 老庚,我看定了

,此人呀,天相妙不可言!你观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左唇之下一颗朱砂玉痣,往后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别看他眼下瘦条条的,那骨架丰满起来就有帝王之相。我们跟着这样的人靠得住。 王佐向来对袁文才的话深信不疑。他听人讲过,袁老庚腹有才学,胸富韬略,又善观人相。这会儿,他 嗯 了一句,说道: 老庚,这么说,就让老毛派个党代表来吧。 两人谈着谈着,讲起了贺子珍。袁文才忽然坐起身,口里 呃 了一句,说道: 老庚,你莫要定不下心来,你不相信老毛在井冈山待得长久,还担心人家吃掉你,也罢,我们就设个主意,把拴住。 王佐一听,坐起身急问: 怎么个拴法 袁文才默然少时,这才说道: 这还不好办 叫贺子珍嫁给,让老毛做我们井冈山的女婿,这样日后对大家不是都有好处 王佐听罢拍掌叫道: 啊呀,当真是个好主意!子珍姑娘要人品有人品,要才识有才识,配他老毛最适合!老毛要是成了我们的亲戚,我们就一万个放心了! 袁文才稍作沉吟,说道: 子珍配老毛,郎才女貌,天造地设,这没得话说,只是 听说在湖南已有妻室哩。 王佐一怔,随即说: 这也不太碍事,多讨一个老婆有甚么关系只要两人合意就行。 袁文才担忧地说: 麻烦是有那,要促进这桩事还得两个人上紧一些。子珍姑娘今天受的委屈不小,你明天带她到茨坪去歇几天,等她心情舒畅了,就同她讲这件事。 袁文才与王佐共同约定了 联姻 之计后,为着这桩事忙乎起来。袁文才在被江西省委批准参加前委后,他当着宛希先等人的面提出说: 前委不能装在同志的荷包里,要有个办公的地方,设一个秘书,可把贺子珍调来。 宛希先表示赞同。没过几天,贺子珍被调到了前委机关,在攀龙书院三楼办公。 工农革命军攻打遂川之前,随部队路过茨坪,王佐请他吃饭,席间提出要给他当 月老 ,对象就是贺子珍。王佐赞叹道: 贺姑娘要人品有人品,有才识有才识,配你毛委员蛮般配的。 觉得王佐不是在开玩笑,但他知道,性气豪放的王佐新近接受的领导,切不可在这种时候冷了他的心,故而对这1问题没有作正面回答,只是岔开了话题。而王佐的理解是对此没有作正面谢绝, 文章 留作以后再做。 得到的信息是杨开慧已被敌人杀害 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不久,认识了一个叫吴福寿的银匠。 吴福寿是宁冈大陇乡中陇村人,于1864年出身于小康家庭,青少年时读过私塾,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他从18岁起投师学徒打银子,出师后成了一名行艺四乡的银匠。吴福寿正是在茅坪一带行艺的期间,由人撮合与谢桂莲结为夫妻。成婚后的吴福寿为了在茅坪一带行艺方便,向妻子的堂弟、八角楼的房东谢池香借房子住,住在八角楼天井左边的房间里。不久,吴福寿夫妻从8角楼搬出,搬到谢池香的另外一幢私宅,即茅坪村口小拱桥旁边的一幢房子里,开设了一间小伙铺兼银匠店,挂出了 吴义德号 的招牌。 1927年10月初,向来宁静的山乡茅坪发生了自古至今的大喜事:井冈山的 山大王 袁文才洞开寨门,将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和毛委员迎进山里,在茅坪 安家落户 。吴福寿也加入到袁文才农民自卫军和茅坪群众迎接部队到来的行列中。 在袁文才的安排下

,谢池香腾出全村最好的宅房 八角楼,让居住。从此,八角楼成了毛委员在茅坪的固定住所。当年的茅坪只有十几户农家和小店铺,几分钟就可以走个遍。一则吴福寿与谢池香的亲戚关系,2则多次到过 吴义德号 ,没过多久,吴福寿与互相之间熟习了,两人常常在一起交谈。一来二去,比大29岁的吴福寿,与之成了感情和谐的忘年交。这里面的原因是发现吴福寿的社会阅历甚广,与他交谈可以了解到很多事情,而且吴福寿对诗文字画也懂得一些,一手毛笔字写得很好,因而感到合得来。有好几次请吴福寿帮助抄写材料。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下了革命的家,袁文才觉得有必要加强对外的侦察联络,于是布置谢池香的儿子谢甲开等人,成立了一个秘密的交通站,挑选了几个善于外出打探消息的人充当 坐地探 ,吴福寿就是其中一个,而且交通站就设在 吴义德号 。吴福寿担任了秘密交通员后,曾屡次以银匠的职业为掩护,到酃县、茶陵一带打探敌情。 率领工农革命军来到井冈山的,在立足扎根的大局得以稳定之后,心中挂记着远在长沙的妻子杨开慧,曾于1927年11月下旬,从宁冈龙市邮局发出一封信,信是写给杨开慧的,寄信的地址为 湖南长沙市西长街 生生盐号 ,由店主转 板仓杨霞姑 收。这位盐号的店主系杨开慧六舅父的一个亲戚。在信中写的是早已与杨开慧约定的暗语,大意为 我在这里做生意,初时不顺,到现在买卖兴隆,赚了钱,堪以告慰。 但信上并未标明回信的地址,这是从防备反动当局循着地址清查的谨慎之举。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杨开慧是无法给复信的。还有一点是发自龙市的这封信,是不是送到了长沙 生生盐号 ,或者说盐号店主是否转到了 杨霞姑 手上,都是不得而知的。 在得不到杨开慧复信的情势下,自然放心不下,想到派人去长沙寻找妻子,探实情况。他所物色的合适人选就是吴福寿。 吴福寿受之托前去长沙的时间,是1928年1月下旬。过去曾常去酃县、茶陵打银子的吴福寿,赴长沙去了多久怎么样按照告诉的地址寻觅杨开慧母子这些情况均难以得知。吴福寿的内侄、现年86岁的谢美华老人的讲述是这样的: 吴福寿自湖南长沙回到茅坪,当夜来到八角楼向复命。在心情急迫的询问下,吴福寿才深缓地说了1句: 毛委员,看来你们很难相见了。 闻言大为吃惊,又问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吴福寿只是难过地摇头,并不言语。心里明白了,不再问什么,只是内心痛苦得流下了清泪。两人在楼上默坐了一阵,忽然起身走到窗前的桌子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细毛边纸,坐下来用毛笔填上一首词,默默无言地交给吴福寿。吴接过在手,见所写的是抄写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1词,词文如下: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雅安治疗癫痫病费用
成都医大医院在线咨询
南通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潍坊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合肥长淮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分享到: